在高平三甲鎮三甲北村住村,村支書托付我們的第一件事兒就是幫村裡的一位小姑娘呼籲呼籲,幫助她渡過難關。“本來還算不錯的一個家庭,因為這小姑娘的病,現在幾乎一蹶不振。”村支書李廣雲說。
  這個小姑娘叫王柳,今年17歲,我們見到她時,她正百無聊賴地坐在家裡的沙發上。她的母親王晚英說,本來是個很活潑也很愛玩兒的姑娘,現在被限制了自由,因為每個月要接受兩次化療,接觸的人越多,自己被感染的幾率就越大,只好待在家中。
  2013年9月,小王柳家發生了兩件喜事,一是哥哥結婚,二是她考入了高平市北大實驗中學(原高平市城南高中)讀高一。但好景不長,開學後不久,王柳就發現自己常常渾身沒勁兒,手臂上也有很多紅點,堅持了一個月,感覺越來越不對勁兒,才告訴了父母,讓父母帶她到醫院檢查。檢查的結果幾乎讓父母暈了過去,王柳得了白血病,這個結果讓這個原本幸福的家庭瞬間變得陰雲密佈。
  啥也不說,先救閨女要緊。治病的過程讓人心累,王柳的父母一次次地帶著她去北京,半個月化療一次。小王柳要承受化療的痛苦,父母要想辦法四處籌錢。王晚英說,給孩兒結婚就塌(方言,意為借)了幾萬塊錢的賬,前前後後治病又花了十多萬,為了給閨女治病,她嫂子把嫁妝錢都拿了出來,親戚朋友也都借遍了,她的學校還發動捐款,為她捐了三萬多,但這醫葯費還是一個無底洞,怎麼填都填不滿。
  因為沒有找到適合的造血乾細胞配型,王柳只能接受一次又一次的化療,服用的一些激素類藥物又讓她迅速胖了起來,比起原來瘦瘦的模樣,完全像是變了個人。
  今年上半年,北京的醫生告訴王柳的父母,哥哥的造血乾細胞成功移植的概率很高。但是這個好消息帶來的希望,隨即又被手術需要的近四十萬元的費用擊碎了。每每說起這事兒,王晚英都是淚流不止,全家人幾近絕望,王晚英兩口子還不敢讓王柳太消極,還要鼓勵她,讓她保持一個樂觀的心情。
  王晚英說,閨女本來該上高二了,現在卻要為活命而發愁,老公在外面開車,每個月能掙三千多點,兒子在外打工,收入也不高,實在沒辦法了,我們計劃把房子賣掉,但村裡的房子又很難賣,真是看不到一點希望。現在不說捐助,就是誰能借給我們點錢都可以,先把閨女的病治好,我們再努力掙錢還人家。
  (原標題:花季少女突患白血病,近40萬手術費愁壞家人)
創作者介紹

nokia

nb50nbrfr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